办公室疯狂高潮呻吟摸揉*【情趣体验馆高H】

业界

“周公公,这立储,立嫡立长立贤,你说朕要纳哪一个才好?”

楚帝拿着一支狼毛笔,下笔如神。

周公公立在他身旁伺候,听了这话,腰身都弯低了,诚惶诚恐地

办公室疯狂高潮呻吟摸揉

道:“皇上,您这可真是考着奴才了,立储如此大事,岂非奴才一个无根之人能议论的?您可饶了奴才这一遭吧。”

楚帝笑道:“你这是学着宋允之那作派了,但凡问及此事,就和你这般说辞,左顾而言他,装糊涂。”

周公公浅笑,道:“您这是抬举奴才了,奴才岂敢和相爷相提并论。这立储乃国之大事,您又是一国之君,所做所想皆为了大庆,谁更有担当,谁能使大庆走向更辉煌繁盛,相信您是心中有数的。”

“然而,朝中大臣,却未必如你所说的,认为朕该想立谁就立谁。”

周公公道:“这人么,都有私心,尤其这家中有娘娘在宫中为妃的。”

“那依你看,宋允之呢,可有私心?”

周公公心头一动,脸上却是不露声色:“宋相?”

“对啊,他们宋家不也有一个小答应入宫了么。”

周公公轻笑:“您这又是要考奴才了,依奴才看,您想相爷有私心,他就有,您不想,他就不能有,毕竟主动权在您手里呢。不过,奴才听说那宋答应也并非和相爷一家如出一脉的,皇上当年在宋家村,可有听说过?”

“嗯,宋家祖上,也就是允之的祖父母都是孤身逃难到宋家村落户的,两人也是逃难路上认识结的亲,落户到宋家村,因着无亲无故,又觉得宋家村安乐,便把宋家村当成两人的根了。”楚帝道。

周公公叹道:“这就是应了那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的话了,怪道会教出宋太夫人和相爷此类人,都是豁达通透之人,看来是如出一脉呢。”

楚帝浅浅一笑:“是啊,朕就盼着,宋允之一直豁达到底。”

“您且放心吧,您的眼睛何时看错过人?”周公公上前给他研磨,轻声道:“您在位多年,这天下尽在您掌握,这是人是鬼,您心中早已有数。宋家么,也一直依仗着您,也只能依仗您,您若不喜,把他们翅膀一摘,他们还能飞?所以这道理,奴才相信,聪明如宋相,他更明白。”

楚帝笑了笑,岔开了话题,道:“闵郡王那边情况如何,说是答应了解蛊,可已进行了?”

“听说是明日才会解蛊,刚才听说姬太妃入宫觐见太后娘娘了?”

楚帝眉头皱起:“不是说起不来床,怎么又进宫来了。”

周公公恭敬地回道:“解蛊也不是简单的事,兴许就有性命之危,奴才大胆猜测,姬太妃是要来求恩典吧。”

楚帝轻哼:“都那个样了,还求什么恩典?不就听天由命?”

周公公却是不敢接这话了。

正好,敬事房的大总管捧了红绸托盘入来请楚帝翻牌。

楚帝一溜看过去,托盘上的绿头牌写着各宫各妃嫔的名字,他随手翻下一个绿头牌。

周公公眼神一凝,那是宋答应的牌子。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宋慈待安平长公主母女走后,就曲起手指轻敲着桌子,眉心轻蹙。

“你说长公主那话是几个意思?莫非是有人借着这两家交往说事?”

宫嬷嬷道:“是也不是什么稀奇事,陆世子得皇上重用,又是公主的女婿,而公主却是和您来往密切,只怕有人暗中弹劾结党营私此类。”

宋慈叹气:“总有人那看不得人和谐。”

“这也是无奈之事了。”

“太夫人,相爷来了。”小满掀起帘子回禀。

[标签:p

办公室疯狂高潮呻吟摸揉

标签]宋致远走进门来,道:“搁老远就听见娘叹气,可是有什么事?”

宋慈指了罗汉床的另一头让他坐,反问道:“你倒是有空档过来跟我这个老婆子说话?宫中没事?”

“再有事,也不可能十二个时辰呆在宫里不是?”宋致远坐下,一手把玩着手中的串珠,接过宫嬷嬷递上来的茶放下小几,还拨弄了一下窗边的一盆紫罗兰,道:“娘这是有什么心事?”

“哪有,就刚才安平长公主上门来,瞎聊了几句,她倒是表了一下心意……”宋慈把安平长公主的话给说了一下,问道:“老大,可是有人看不过眼?借此攻讦于你?”

宋致远看了宫嬷嬷她们一眼,宫嬷嬷和南山就都退到了门口去守着。

“倒也没有攻讦,就是如今立储呼声再次拉高,有的人坐不住,想要搅浑水罢了。”

“嗯?”

宋致远小声道:“今年这次选秀,静安侯府陆家也有一个族女入宫,被封了美人的,陆美人近日诊出了龙脉。”

“这么快?”宋慈有些惊讶,道:“不是,就是这样,和咱们家又有什么相干?要说咱们结党营私,那皇上明明扶持陆世子来和你打擂台,总不能硬说我们因为长公主而和陆家交好吧?”

这不摆明了生安白造么?

“只要涉及政治,无也可以变有,无中生有也是常见的事。”宋致远淡笑道:“娘也不必担心,这也不是什么紧要事。”

“皇上不会因此而疑你?”

“诚如你所说,皇上扶陆世子来和我打擂台,岂会相信我们会结党营私?这不是自打脸?”

宋慈按着太阳穴道:“这我就不明白那些个人了,既是如此,何苦要闹攻讦这一出?就是那美人有龙嗣,既然明面上两家是对台,难道我们家还会选了这么一个人不成?一个个的脑子抽风了,闲着没事干搅是非,非要往死里黑咱们。”

宋致远一笑:“兴许他们这么做就是彻底杜绝我们和陆家交好吧,其实这也大可不必,光凭着我们宋家有个宋答应,就不太可能站到陆家那边,哪怕陆美人有龙脉。”

“你不是说宋答应无宠?”

“您也说了,皇上讲究平衡之道,如今又都在说立储,皇上要展现雄风未老,他也只会雨露均沾,宋答应,即便不会太得宠,大概也有机宜了。”宋致远淡淡地道。

宋慈嘴角一抽,想吐槽两句,最终还是化为一句:“从这一事上看,皇上的疑心渐渐的开始重了,你以后,要注意着分寸。”

无关乎情谊,帝王多疑,亘古不变。

喜欢老祖宗她是真的狂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