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快穿之被各种男人啪h

经济

我一路跟着车轮印记,直到发现车轮印记进入了一家幼儿园。

不过这家幼儿园是废弃的,里面的所有设施都很陈旧破败,地上都长青苔了。

幼儿园的大门紧闭着,虽然我并不确定他是否在这里面,但车轮印记是往这里面指引的。

我翻过不高的围墙,进入了幼儿园里面,然后向窗户里面观察着。

这才发现这幼儿园的所有窗户都是经过处理的,根本看不进去,这更加说明了里面有情况。

直到这时,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

“怎么样?搞到他们的新品没有?”

“胜哥,不对劲啊!他们展会上的样品根本就不是最新品的。”

“怎么可能?不是宣传力度那么大吗?还是说你走早了,他们还没拿出来?”

“这就不晓得了,但是我要是还不走,就要被发现了。”

听到这些声音,我断定就在这里了,而且我找对了。

那一刻我既兴奋,又紧张。

紧张是因为我现在独身在这里,这群人可都是造假的,造假可是犯法的。

要是我一个人来到这里,被他们逮住后,不得把我打个半死啊!

可没有其它办法,我不能叫警察,因为警察来了他们就得被抓。

我可不想这伙人才进了监狱,他们对我来说可是有大大的用处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循声向那扇紧闭的大门走了过去。

里面好像听到外面有动静似的,对话声突然消失了。

我也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可是为了见到这伙人,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站在那扇紧闭的房门口,我深吸了一口气,继而抬手敲响了门。

里面没有任何反应,我又敲了一敲门。

这时,里面才终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谁呀?”

“兄弟,我是远丰集团的董事长陈丰,咱们能见一面吗?”我直接开门见山。

“什么远丰集团,我没听说过,你找错人了吧。”

“兄弟,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我刚才可是跟了你的人一路找到这里的,我真的想和你聊聊……”

停顿一下后,我又补充道:“你放心,我只有一个人,没有报警。”

片刻后,门终于打开了,不过我是被一股蛮力拽进去的。

然后我的头上便被套上了一个布袋,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了,我的双手好像也被控制了。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真没恶意,咱们能坦诚相见吗?”

“谁他妈跟你坦诚相见,给我老实点。”说话的人,踹了我屁股一脚。

“走,往前走。”

我现在很被动,只能听着他们的指示往前面走。

大概走了几十米,又下了一个台阶,我问到一股很浓的布料和染料的气味。

想必应该是来到了他们的生产车间,接着又被带进了一间单独的房间里。

套在我头上的布袋被拿掉了,我的眼睛有些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亮光,下意识地眯了起来。

缓了缓后,我才向这房间环顾着,这应该是一间办公室,又像睡觉的地方,甚至还有厨具用品。

不过这房间里的一切设施都很老旧,看上去非常破败不堪。

“眼睛往哪儿看呢?”一个高昂的声音传进了我耳朵里。

我转头看去,冲我吼的人就是刚才我跟了一路的那个,他还穿着清洁工的衣服。

而在他旁边的还站着一个穿皮夹克的男子,不过那皮夹克都已经严重掉皮了。

这人长得蛮精神的,一张脸看起来挺正直的,如果换一身行头,说他是政府里面当官的也有人信。

我想这人应该就是这群人的头儿了,他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我,向我扬了扬下巴道:“你刚才说你是什么来着?”

“我是远丰集团的董事长,我叫陈丰……朋友,我真没恶意的,你们把我绑着算什么意思啊?”

旁边那人应声道:“绑你算好的了,你跟踪我,没弄死你就算好的了。”

“猴子。”那人叫了他一声,他才闭上了嘴。

然后又打量了我一眼,说道:“你找到我们这里来做什么?因为我们仿制了你们集团的产品?”

“不是,我就是单纯来找你聊聊的,你们仿制我们产品的事,我一点都不关心。”

他皱了皱眉,似乎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又继续说道:“朋友,怎么说,我也是你们的客人,你们对待客人就是这样的吗?”

他愣了愣,随后向旁边那人示意了一下。

那个外号叫猴子的人却不想给我松绑,说道:“胜哥,这万一……”

“没事,这里全是我们的人,他不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能怎么样的。”

猴子心不甘情不愿地来给我松了绑,却在我耳边威胁道:“小子,给我老实点,要不然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我揉了揉被勒疼的手腕,然后才对那个叫胜哥的男子说道:“朋友,我跟你交个底吧!今天的展销会是我故意设的局,为的就是找到你们。”

“你他妈的……”猴子一听到我这话,便冲我扑了过来,继而一把揪住了我的衣领。

眼看着那沙包大的拳头就要朝我脸上砸了过来,胜哥突然叫到:“猴子,住手。”

“哥,这人没安好心。”

“放开他。”

猴子又一声重叹,还是松开了我。

胜哥走到我面前,又从头到脚的打量了我一番,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

“问。”

“听说只要市面上一旦有任何爆款服装出来,你们就能完全仿制出来,并且只需要一天时间,是吗?”

胜哥还没回话,旁边的猴子却附和道:“说出来吓死你,我们根本不需要一天时间。”

胜哥却相对冷静一些,问我说:“你问这个做什么?调查我们?”

“谈不上,我是真心想和各位交个朋友的。”

胜哥苦笑道:“交朋友,有点意思……你可是大集团的老板,我们就是一群造假的,谈什么交朋友?”

“我也不废话了,我想请你们去帮我做事。”

“什么!?”猴子惊呼一声,转而向胜哥问道,“哥,他说什么?”

“让我们去帮你做事?”胜哥愣看着我,突然大笑起来,好像听到了一个巨大的笑话似的。

我却相当认真的看着他,平静的说道:“老实说,我们现在遇到瓶颈了,我相信兄弟你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你。”

“不是,你在想什么呢?我们凭什么去帮你做事?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是一群造假的吗?”

“知道,但那又如何?”

“哈哈……”

俩人都大笑起来,胜哥说道:“我们可是犯法的,随时可能被警察抓。”

“那又如何?你们有本事,只要你们安心跟我做事,我能保你们平安无事。”

胜哥突然冷静了下来,似乎在犹豫。

我见有希望,于是又继续说道:“这对你们来说也是一个机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躲在这地下造假,但我相信你们肯定也不想这样,对吧?”

“所以,这是你们的一次机会,至于待遇报酬,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是吗?那你能给我们什么好处?”胜哥在一阵迟疑后,终于向我问道。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我迅速转头看向高胜那边的监控显示屏,屏幕上出现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灰色夹克的男子。

乍一看,这人是挺可疑的,别人都没戴帽子,可这人偏偏戴着帽子,还故意压低了帽檐。

不过当我盯着这人看了一会儿后,我才感觉不像。

“是吗?”高胜转而又向我问道。

我摇摇头说:“不像。”

“你不觉得他可疑吗?这么多人都没有戴帽子,就唯独这人。”

“你看他的行动轨迹,一直在展厅里来回徘徊,而且无数次出现在监控画面中。如果我是那伙人,绝对不会把自己搞得如此显眼,也不会在展厅里闲逛,因为我是带着目的来的。”

高胜似乎觉得我说的有道理,继而又问道:“那这人什么情况?”

“我猜这个戴帽子的应该是某个电视台的记者,或者是网络上的一些博主,这是来刺探我们的情况来了。”

高胜皱了皱眉,说道:“那这人怎么处理?”

“别管他,反正我们这次展销会就是一个噱头,他没什么可拍的就回了。”

和高胜说完后,我继续观察着我这边的显示屏,因为我这边的监控画面是一些暗角,一些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

如果我是那伙人,我一定会选择一个监控死角,并且不让自己那么显眼,来完成自己的任务就离开这里。

可是当我盯着监控画面看了好久后,除了两个保安和一个清洁工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人物。

高胜那边的情况也一样,我们甚至将五十张通行证记录的个人资料都查看了一遍,依然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这就让人纳闷了,难道这伙人根本就没上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们未免也太聪明了吧!

就连高胜都开始怀疑起来,说道:“妈的,这群造假的不会这么聪明吧?难不成知道我们设局了?”

“这个不好说,但这伙人聪明是毋庸置疑的。”

“一群造假的家伙罢了。”

“你别这么说,即便是造假的,也得有这能力才行。”

说完,我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顿时反应过来:“等等,造假!”

“可不吗,这群人不就是造假的么?”高胜道。

我不再接高胜的话,转而拿起对讲机,向暂停负责参与展会人员入场的同事说道:“小李,你现在看一看进场人数有多少?”

“好的,陈董。”

片刻之后,小李便对我说道;“陈董,这……是不是出现什么错误了?我们明明只有五十张通行证,可为什么现在记录的是五十一人入场?”

听到这个回答,我丝毫不惊讶,因为我刚才就想到了。

这伙人是造假的,既然有如此高的水准,那么想要造一个通行证,对他们来说根本不难。

高胜听到小李这话,也懵了一下,然后向我问道:“这是什么情况啊?”

我急忙对高胜说道:“你现在马上控制进入展会厅的所有人,我们要找的人就在展厅里,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什么?!那为什么我们看了这么久的监控也没发现。”

“他不想让我们看见,我们是看不见的。”

“有点意思,这伙人玩谍战的啊!”

我们迅速将展会厅的所有出入口封锁了,唯独留下了一个监控暗区的小门,我得给他一点希望。

他有了希望,我才有希望抓住他。

我对高胜说道:“你继续在这里看着,有任何情况给我打电话。”

“老大,你去哪?”

“我去会一会这伙人。”

“你知道是谁了?”

“不知道,不过等会儿就知道了。”

“会有危险吗?”

“放心!”

我想高胜做了一个“ok”的手势后,便离开了监控室。

我来到了故意留下的那个监控暗区下的小门,就守株待兔地等在门外不远的地方。

十分钟之后,只见一名清洁工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这名清洁工,我之前就在监控里发现过,但是没有对他产生任何怀疑。

可是现在,他竟然独自一人从这里面出来,而且手里没有任何的清洁用具。

我现在依然不敢确定这人是不是就是我要找的人,所以也没有第一时间去抓住他。

一直观察着他从会展中心走了出来,然后脚步匆忙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雅马哈的机车走去。

我紧跟其后,直至见他坐上那辆机车,然后戴上了头盔。

这基本上可以确定了,这厮就是我要找的人!

可不能就这么让他跑掉了,可是我的车还在前门的停车场,这会儿去开车是来不及了。

好在拐出这条马路外面就是主路,只有上主路打出租或许还能赶得上。

那一刻,我几乎是在和时间奔跑,因为错过这一次机会,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了。

来到外面的主路,我直接用身体拦下了一辆载客中的出租车。

司机一脚刹车,冲我摆了摆手说:“有乘客了。”

我时间有限,没时间跟他们废话,直接拿出钱包将里面的好几百块递给了出租车上的一名乘客。

我对他说道:“兄弟,麻烦你换一辆车,我有急事,拜托了!”

那乘客看了我一眼,拿上钱就自觉地下了车。

转而我便对出租车司机说道:“师傅,追上前面那辆雅马哈摩托车。”

[标签:p

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标签]“警察抓小偷?这剧情我熟……”

司机自语了一句后,帅气地挂上档,然后一脚油门便窜了出去。

要说这出租车是肯定跑不过机车的,不仅是灵活性还是机动性都不如机车。

不过我相信出租车司机们的驾驶本领,在这条车流量比较大的主路上,简直就跟警察抓小偷似的。

出租车宛如一条蛇,在车流中不断切换车道,不断超车。

好在这个时候并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虽然车流量大,但不堵车。

这要是堵车,我们根本追不上的。

出租车司机也是拿出了十足的驾驶本领,简直摇身一变成了《头文字D》中的拓海,不过是中年版发福的拓海。

一场轿车追逐机车的大戏就这么在街头上演起来,穿过几条主路,又拐进一些小路。

虽然一直追不上,但始终还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来到了一个老式的居民住宅区,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过后,那辆雅马哈突然就消失了。

司机也将车停在了十字路口,对我说道:“不见了。”

我朝十字路口的四个方向看了看,一点踪迹也没有,心里顿时失落得厉害。

好不容易跟了这么一路,却在这里跟丢了,能不气吗?

可已经找到这里来了,我觉得应该不远了,于是对出租车司机说道:“谢了师傅,辛苦你了。”

说着,我拿出手机,扫了二维码,直接支付了他五百块。

“怎么给我这么多?”听着入账消息,司机向我问道。

“没事,多的请你喝酒,谢了。”

下了车,我便又向四个方向观察着。

万幸的是,竟让我发现了地上的车轮印记!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