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黄文,巨黄肉篇暴露大尺度小说

焦点

就在李祐一脸不爽利地在书房里边呆坐之际,一名管事快步赶来,朝着李祐一礼道。

“殿下,殿下,权长史前来觐见。”

“那老东西过来做甚?!”李祐一听权万纪要过来,整个人越发地烦燥。

可这位终究是父皇亲自委任的齐王长史,还是父皇指派给自己,监督教育自己的老师。

可一想到那老东西什么鬼玩意都要讲尊卑讲规矩,李祐不禁蛋疼的摆了摆手。

“罢了,就说本王今日练习弓马,伤了腿,让他过来。”

不大会的功夫,权万纪这位担任过李恪老师,还曾经奉旨去给李恪相亲的饱学之士。。

终于迈着那几乎可以用尺子来衡量的步伐,进入到了李祐的书房之中。

然后恭敬地朝着李祐一礼。“参见齐王殿下。”

#####

打量着这位不论是步伐还有行礼仪态,甚至是说话的口气都显得那样一丝不苟的权万纪。

李祐只能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拱手为礼。

“老师,学生因为受了腿伤,不能起身相迎,还请老师勿怪。”

“无妨,今日老夫来见殿下之前,已经入宫去见过陛下,知晓陛下已经下旨,命殿下十日之内离京。”

“这才从陛下那里知晓了殿下之过错,这让老夫……”

看到权万纪那张古板的老脸之上,开始出现痛苦的表情,李祐此刻不禁脸色一变。

“老师,你不用再说,学生已经知晓自己错了。”

权万纪抬起了头来, 打量着李祐, 不禁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道。

“殿下啊……不是老夫喜欢多嘴多舌,而是你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错在了哪里, 却还如此敷衍。”

“……不是,学士知晓自己踩踏那新修之路,导致那路面翻修,是学生的不对。”

“就这?”权万纪双目灼灼地看着李祐, 等了半天, 没等来后半截,忍不住催促道。

李祐一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黄文

脸黑线,却也只能勉强一笑,清了清嗓子道。

“之后, 学生的护卫也都已经主动到那洛阳县衙门去投案自首了。”

权万纪看着这位齐王殿下, 相比起自己之前带来的另外一位学生吴王李恪而言,跟前这位,绝对是差生级别。

权万纪自然也已经从陛下那里知晓,齐王李祐是接到了陛下的怒斥之后, 才灰溜溜地地让护卫去自首并作出赔偿的。

这证明他内心其实并不乐意这么做, 作为老师,教书是一回事,更要育人。

所以,权万纪抚着长须, 决定好好地跟这位弟子梳理一下他的思想观念。

“殿下能够让护卫主动投案, 那证明,殿下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过错。”

“其实此事虽然不大, 但是却足可见一个人的秉性如何……”

看着这位嘴巴子在跟前开合不已的权万纪, 齐王李祐一脸黑线。

权万纪正说话间,目光下意识地一移,就看到了那废纸篓里边的圣旨。

那熟悉的颜色, 还有那种圣旨所用的纸张外面,直接就让权万纪变了脸色, 翘起手指头指向废纸篓。

“殿下那是何物?”

“……”齐王李祐下意识地垂头一看, 不禁脸色一变, 好在他也有急智。

凭着他那超人一等的记忆力,再加上英俊的外貌, 得到了当今天子的赏识,留在了朝中, 成为了考功员外郎。

而今已然是考功郎中, 负责主持今年的科举。

这可是肥差, 肥得至自流油的那种肥法,可正是因为太肥,卢承庆在欣喜之余,也不禁有些心中打鼓。

好在,他是范阳卢氏出身,有了这个出身,再加上又有长孙吏部撑腰, 他总算是稳住。

就像今日这位礼部侍郎过来举荐人,他所举荐之人的才学, 只能说是普通。

但好在,其中有两篇文章还有一篇诗赋也算得上佳。

斟酌半天之后,正在犹豫的当口, 却听到了公房外面传来了一声清咳。

卢承庆一抬眼,就看到了吏部的话事人,皇后娘娘的胞兄赵国公长孙无忌那圆润的身形。

赶紧起身离案相迎。“下官参见赵国公。”

“嗯, 卢郎中,怎么样了,今日这才回到衙门不过两个时辰,你这里可真是门庭若市啊……”

长孙无忌笑眯眯地抚着长须缓步入了卢承庆的公房道。

“赵国公说笑了,下官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正好有些人员,下官已经归纳整理了一番,正想要请示赵国公。”

“哦?那本官倒真要好好瞧瞧……”长孙无忌笑眯眯地大步上前,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卢承庆的位置上。

目光扫过了案几之上摆着的五份卷子,只略微扫了一眼,看似随意地问了一句。

“方才来的,可是礼部的王侍郎?”

“正是王侍郎。”

“前年,去年,王侍郎都有向朝庭举荐才俊,不过今年,倒真不知道他所举荐的人才,有几分真才实学。”

听到了这话,卢承庆额角微渗汗水,腰弯得越发地厉害。“今年王侍郎举荐的举子是这一份卷子……”

长孙无忌的大手轻轻地拍了拍那份卷子,却没有打开,只是淡然一笑。

“单观其字,就显得有些过于生硬造做,实在是让本官有些大失所望啊……”

这话一出口,卢承庆秒懂,当即上前一步,小声地通禀道。

“赵国公英明,下官也是觉得,此番王侍郎所举荐之人,有些不谨慎。

此人的文章诗赋,不过是中等而已,难有称道之处,下官不欲录之,不知赵国公意下如何?”

长孙无忌呵呵一笑,深深地看了卢承庆一眼慢条斯理地道。

“你才是考功郎中,陛下指定的主考,这等事情,本官可不能越俎代庖了。”

“下官明白。”卢承庆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心里边呵呵一乐。有无数的槽,却一丝也不敢吐。

长孙无忌,抚着长须,看着卢承庆坐到了自己对面之后,拿起了那份名册,找到了之前刚刚添上去的这位举子之名。

然后看到他抄起了毛笔,用浓墨,将那位举子的名字整个涂黑。

看到了这一幕,长孙无忌欣然一笑,想了想,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张纸条搁到了案几上。

然后便站起了身来。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父亲所言及是,孩子也有此等想法。”李世民很认真的附和道。

毕竟自己就已经这么干过,没办法,单论嘴皮子功夫,李世民觉得遍数大唐能言善辩之士。

还真没有能干过过那小子的,想想那位孔让梨,还有那张玄素,哪个不是久经战阵的喷子。

可一旦遇上程家人,嗯,程咬金那老货嘴皮子虽然略逊一筹,可问题是这老货脸皮更厚,动嘴不成就动手动脚。

反观程三郎,单凭嘴皮子,不论是孔让梨还是张玄素都不是对手。

还胆自己派往洛阳县衙搞工作的那两位能吏,不论是昔日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的许敬宗。。

又或者是在御史台搞了多年喷子工作的李义府,又有哪个是易与之辈。

可落到了程三郎手底下,啧啧……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一思及此,李世民忍不住抹了把脸。

幸好自己是长辈,又是大唐天子,乐意讲武德就,不想讲武德就不讲。

这才算将那滑溜得跟条泥鳅似的程三郎给压制住。

今日一听亲爹此言,想到昔日跑马皇帝,逐粮天子这样的花名浑号传出来的时候。

自己真有一种抄起大棒棒,率领长安禁军杀奔泸州,让这小子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的冲动。

虽然这里是洛阳,虽然这小子现如今立下了不小的功勋。

可但凡这小子敢居功自傲,胡咧咧。李世民觉得自己绝对会铁面无私。

大不了再来一回父子俩抄起兵器,再把那小子撵得满万国园行宫乱蹿以求念头通达。

反正这种污辱性极强, 伤害不大的行径, 对于厚脸皮的程家人来说,呵呵……

#####

“你们还想等多久?”李祐的脸色显得份外难看地打量着那昝君谟与梁猛彪。

“知道不知道, 那天我父皇下旨给我归蕃的时间,只有十天,再有数日,本王就要离开洛阳, 到齐州去吃苦。”

“现如今, 你们可已经有了办法解决那两个混帐东西?”

“殿下,我等会尽快解决那二人,只不过,如今距离程三郎与殿下之争时日太近。”

“我们二人若是出手, 怕是很容易引人瞩目, 怀疑到殿下身上,还请殿下三思。”

看到这二人面现难得,李祐不禁吐了一口浊气,甚是悻悻地摆了摆手。

“你们……来来回回都是这几句, 且先下去, 让本王静静。”

“殿下这回可是真生气了……”

离开了书房,梁猛彪砸了砸嘴,那双异于常人呈现淡灰色的眼珠子有些不乐意地瞪向昝君谟。

“你看看你,一直说要忍耐忍耐, 结果把殿下都惹恼了。”

昝君谟甚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摊开双手苦笑道。

“昝某也是为了殿下着想,不过现在看来, 殿下把昝某的这番好意, 当成了懦弱怕死,唉……”

听到了这话,向来做事不喜欢动脑梁猛彪翻了个白眼。

“行吧, 反正昝老哥你说了算,不过可先说好了。俸禄, 贞观八年, 到现如今都已经贞观十年了, 程处弼领到的俸禄居然就五个铜板。

“那个老……老三啊,张玄素那个老不要脸的居然那么龌龊, 你干得好。”

亲爹程咬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微表情,嘴角老往上扬。

“不过我儿更好, 哈哈哈哈……爹这是在为你高兴……是真的为你开心。”

大哥二哥早就已经连滚带爬地窜出去了, 留下程咬金这位亲爹独自面对幽怨的老程家颜值担当程处弼。

好在找到了借口乐了半天之后, 程咬金总算是收起了笑意,严肃了表情。

“这些日子,爹打听到了不少事情,你可知道,张玄素何必会频频与那于志宁分争不停?”

程处弼摇了摇头。“应该是他们互相瞅着不顺眼吧。”

“废话,那帮子文臣就没有一个瞅着顺眼的好不好。唔……当然咱们家老三除外。”

“……”程处弼无可奈何地摸了摸鼻子,决定接受亲爹的赞美。

“爹打听到, 你们东宫的那帮子臣工,可是有不少, 都暗中与魏王那个小胖子那边有往来。”

“难道张玄素……”

程咬金呵呵一乐,点了点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明白了吧?”

“那个自以为才学过人, 自命不凡的小胖子,怕是还贼心不死,呵呵……”

“他也不想想, 那些在后边怂恿他的人,哪一个不是老江湖,就这小子,哪天被人当了枪使,指不定还以为自己……”

程处弼看着跟前侃侃而言的亲爹,他倒真没有想到,原本不仅仅是看自己不顺眼的问题。

而是那帮子家伙现在还跟米其林魏王眉来眼去,这帮子家伙自然巴不得东宫越乱越好,而自己,还有于志宁。

因为在骊山汤泉宫,一直随侍于太子左右,甚至连太子回长安的那一场大戏,也是出自他们之后。

自然而然的,自己还有于詹事也就成为了那些人和着他们背后的人眼中钉,肉中刺。

“不过嘛,那帮子玩意,读书人嘛,做事向来畏首畏尾,再加上陛下对你青睐有加。

所以你小子好好在东宫里安心的呆着就是。对了……算了,过去你怎么做,如今继续怎么做就是。”

“爹,真没问题?”程处弼揉了揉脸,自己就特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医务工作者。

现在居然已经牵涉到了这么高级的朝堂斗争,实在是让人蛋疼无比。

“放心吧,有问题怕甚,还有爹在。”程咬金的大巴掌拍在了程处弼的肩膀上,一脸豪横。

顿令程处弼豪

我在教室被强了好爽黄文

气顿生,也是,有这样的亲爹,老子怕谁?!

#####

夜里,程咬金一身宽松的儒衫,斜靠在榻边,正在剥着杏仁,剥好一粒,就喂到旁边正在抄录书籍的娘子崔氏的口中。

崔氏搁下了笔,咀嚼着夫君递进口中的杏仁,朝着夫君甜甜一笑。

咽下了口中的杏仁,下一枚又递了过来,崔氏继续享用着这种她最爱吃的坚果,放弃了继续抄录书籍的打算。

“夫君这样真的好吗?妾身真有些担心三郎……”

喜欢大唐第一世家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