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半推半就迎合裙子 韩国19禁大尺度吃奶HD

创投

“古大人,在前一段时间的时候,你的城市已经建立轮廓,在那个时候,后土娘娘封你为荣誉长老职位,可以说地位上都是数一数二。”

看到古争也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乐雾笑呵呵地解释道。

古争这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后土娘娘对他未免太好了吧,又给城主,又给虚职,还给自己功劳,而自己也没有为这里做什么事情,有些不明白。

这种思绪在脑中一闪而过,反正等一会就要去拜见她,到时候一问就知道。

“既然如此,我还有一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了。”古争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古大人慢走,如果找娘娘的话,对方有时间,因为我们也要过去,准备最后的考验。”明面上乐雾如此说,但是古争耳朵又传来他的传音。

“对于人族那边,娘娘都下达了指示,自由安排。”

古争只知道到后面殿主都换成了地府的人,也不知道现在让洪荒三族来这个干什么,在简单交谈两句之后,就告辞对方,先行朝着冥府前去,留下依然还在震惊当中的众人。

“对不起,天狼大人。”天六回到队伍,丧气地说道。

“这不怪你,我要知道对方的身份,绝不会再去试探,是我莽撞了。”天狼自然是安抚对方一番,同时心底彻底打消了对古争的追杀。

对方的地位那么高,仅仅靠着这个,平常就要少得罪对方。

土石那边也是如此,虽然觉得无奈和憋屈,可是他也分得清行事,尤其对方还是娘娘的重要手下,自己要敢动手,那岂不是自找死路。

在另外一边等待的人,看到如此鲜活的一幕,更是震惊不已,眼前的这出好戏,真是一波三折,要不是这么谁也惹不起,恐怕都讨论起来,现在只能在传音讨论,少了一些感觉。

“好了,我们也要进去,不过我们要先去地狱之塔那边领取一些东西。”

乐雾等到古争走后,对着剩下的人吩咐起来,一行人也纷纷行动,只不过每一个人心思和之前有一些不一样了,明显可以看到非我那边更加的有斗志。

而这边古争可以说第三次走这条道路了,等快要来到桥那边的时候,他吩咐他们两个在这里等着他,自己则是去了那边的桥边。

老远就能看到那排队的人,只是面孔变了,这个地方也没有清静的时候。

“奈何!奈何!”

古争离着老远就开始叫了起来,等到他刚刚来到的时候,奈何已经再次出现他面前。

“这一次来是向我告别的吗?”奈何等到古争停下来脚步,这才问道。

“算是吧,我很快就要离开了,不过我给你带来一个东西,也是我一个属下的东西,你看看能否满足你的条件。”古争没有多废话,直接把叶天的项链给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东西,我现在也不需要任何法宝之类。”奈何没有伸手,反而疑惑地说道,“如果要给我纪念的话,这里我也无法保存。”

“不是那个东西,在这个里面,有一滴眼泪,是不是至纯我不太清楚,但是非常的宝贵。”古争觉得自己说得很清楚,对方好像先入为主了,不得不解释一下。

“眼泪?这东西在地府根本不存在,你是怎么弄来的,你不会消遣我来吧。”

不是奈何怀疑,这个东西在地府,就是通天也别想弄出来,哪怕在外面都无比得稀少,娘娘一直在给他找,都没有找到,他们才分开了多少时间,对方就找到了,一百个不相信,所以直接就说出来。

“你先看看再说,我难道还会骗你。”古争上前一步,直接把项链塞到对方手中。

“我看看啊。”奈何低下头开始检查起来,很快就惊讶地抬起头,“里面真的有一滴眼泪,看起来不是凡品。”

“那你看看能不能用。”古争期待地问道。

“这个我就不会了。”奈何神色有些激动。“你在这里等着,我去问问娘娘。”

“哎”

古争刚想叫住对方,结果根本不给他机会,真是一溜烟地消失在面前,连他都没有觉察对方是怎么消失。

古争摇了摇头,直接离开了这里,自己还有事情,谁知道对方要多少时间,才能回来,说不定自己在那边还能见到他。

回到桥的这边,古争带着他们一起朝着里面行进,这一次并没有轻语姑娘来迎接他,自己直接来到最初见到对方的地方。

同样没有让他们两个跟着,轻车熟路地来到上面,还是面熟两个巫族给他打开门之后,一眼就看到里面正在激动的奈何,发现外面的情况,他也转身看到外面的古争,立刻朝着古争摆手,让他赶紧进来。

“你的那颗眼泪虽然不是我想要找的,但是却比我要找得更加珍贵,更加稀有,而且效果更加的强大,我终于可以有机会离开那个地方。”看到古争靠近,奈何激动地说道。

“有用就好,还真是巧了。”古争呵呵一笑。

“看来你的运气不错,原本我觉得还要千年才能找到,不过前期你还要多多注意,别出差错。”后土娘娘还是最初见到的样子,此时对着奈何笑道。

“我自然知道,我现在就去做准备,回头有机会我找你去,好好感谢你,我先走了。”奈何狂点头,随后冲着古争说了一声,身体再次化为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看来在那里他实在是憋坏了,竟然那么迫不及待,连多给古争说两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古争,你来这里有什么其他事情吗?”此时娘娘注视古争询问道。

[标

人妻半推半就迎合裙子

签:p标签]“一来是感谢娘娘的厚待,真是让我没齿难忘,何德何能担任冥府的高层,况且我很快就要离开了,也不一定在回来。”古争有些不解地说道。

“自然是感谢你曾经的帮助,在你的润养下,判官笔和生死簿远超我的想象,可以避免许多事情,这点你知道就行,当然我觉得你人也不错,就算当个投资,说不定以后还能寻求你的帮助呢。”后土娘娘微微笑道。

“多谢娘娘,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古争听到这里,还能再说什么,只能抱拳说道,“这一次来主要有两件事要麻烦娘娘。”

“说!”

“我有一个属下,想要给对方谋求一个职位,对方虽然修为低了一些,但是我挺看好他,关键人还不错。”古争如实地说道。

“是外面那个年轻人?”后土娘娘微微抬头,目光看向大门,好像看到外面等待的两人,随后收回目光,

“可以,对方身上有些奇特,也是融入了和这滴眼泪差不多的东西,那项链应该是他的东西吧,就让对方去剿灭那些因为在外面没有引导回来的孤魂野鬼吧。”

古争心头一跳,随后有些惊讶地看着娘娘,“这是不是任务担子太重,而且以他的实力,出入洪荒太过危险。”

“没关系,以他现在的状态,不会止步这里,你来这里不可能只是为了这一件事情吧。”娘娘很清楚在融入那滴眼泪之后,会有怎么样的潜力,所以不在乎。

“嗯,我还有请娘娘一件事,之前娘娘不是有意关闭那个通道吗?我想帮你侦查一下,随后我要在那里救出一些伙伴。”古争点头把事情仔细说了一遍。

“原来那里还有另外大千世界的人,也难怪这些生物源源不断,原本还想留出来一条缝隙,现在必须要关上了,以现在冥府的实力,虽然不惧怕对方可也是会干扰这边。”听完之后,后土娘娘沉默一下,这才说道。

古争觉得娘娘有些奇怪,好像惊讶吧又好像知道了一些,随即想到哪里是她控制的区域,或许之前知道了一些事情。

“这一次你来得正好,实际上我现在就是为关闭那里做准备,那些巫族妖族的考验也是如此,我还纠集了一批队伍,一同过去,彻底关闭那里。”娘娘接着说道。

“那正好不过!”

古争原本想着催促娘娘,这样可以减少等待的时间,没有想到正好赶上对方剿灭对方的时机,早了多等,晚了就没有机会了,他可不会舔着脸让娘娘给他打开,只能说古树一族命不该绝。

“先别急,等一天集合,我们一起过去,这一次为了保险起见,我也会跟过去,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古争点点头,一天的时间还是等得起,这点时间也去不了哪里,就站在一旁等待着,同时好奇看着娘娘平常在做什么。

不过后土只是转身背对着古争,手中时不时地舞动,有时候还会传达一些命令,也不知道在指挥什么。

一天的功夫转眼而过,一直忙碌没有停歇地娘娘,也是放下手中的事情,冲着旁边的古争微微一点头,随后朝着门外走去。

古争跟在后面,出去之后,直接冲着下面的两人招手,他们很快也跟了过了,不过是掉在身后,并没有靠近。

随后在后土娘娘的带领下,他们继续朝着北方前进,越过了宽广的冥府不久,就看到黑压压一群人在远处等待着,至少有上千人。

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是身穿冥府的统一服饰,男女都有,每一个都精神饱满,充满了杀气,每一个的修为都在金仙巅峰,在仔细看去,除了少部分本土的鬼修,还有古争的老熟人巫族他们之外,许多人都是修罗一族的人,甚至古争还看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其中古争还看到天狼和土石对方复杂的神色,谁让自己就站在后土娘娘的身边,直接打破了对方最后一丝幻想。

“娘娘,你来了,所有的一切我都已经准备好,只等你一声令下,我们立刻出发。”乐雾也同样迎了上来,汇报这一次的行动。

“很好,那么就直接出发,我只会在背后看着,没有必要的话,我是不会出手。”娘娘只是扫视一眼,直接下达了命令。

乐雾点头,立刻走回来了队伍,很快整个队伍开始动弹起来,朝着面前快速地前进。

包括土石他们,更是冲天而起,率先朝着前面开路,给后续队伍腾出一定的空间,这是他们任务的一部分。

“你在后面,不要乱跑,你的事情我已经跟娘娘说了,很快就有正式的任命下来,绝对是你不会反感的任务,只是要多多辛苦了,不过恐怕你会喜欢这个职位。”古争此时对着身后的叶天一语双关地说道。

“辛苦我不怕,多谢古大人!”叶天郑重地说道。

“好了,多多保护自己吧,这一次让你跟着也是涨涨眼识,如果我有其他事情回去了,你直接去找乐雾就行,对方会妥善安排你,在外面有苦难就去杨度,对方也会帮你。”古争拍了拍叶天的肩膀,做着最后的安排。

叶天感动的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记在心里就好。

“如果我行动,你跟着我就行。”古争也对着幽珠安排道,看到后者点头,也是跟上了队伍,继续前进。

前面速度不快,等过了半天之后,周围那股冥府特有的威严感觉消失不见,远处感觉更加的黑暗,空中还有一些未彻底消散的霁气,已经非常低了,算是离开了冥府的范围。

“其实这里蕴含的霁气已经非常少,之所以没有纳入进来,是准备等封死那些通道,在圈养一批那些蓝灵兽,已经有了初步结果,到时候靠着他们就能给循环起来。”走在这里的时候,一直沉默的后土娘娘突然开口对着。

“蓝灵兽?又改名字了,对方在这里也能繁殖?”古争不知道为何要找自己谈话,不过还是说道,他记得之前不叫这个。

“以前的名字不好听,我已经让人研究出来办法,那些其实也是人为饲养的灵兽,没有多高的智慧,就是在这里吸收了太多的霁气,许多攻击欲望较高而已,经过简单的研究,已经解决许多问题,而且还发现对方似乎挖矿非常在行,说不定在那边就是干这个,不过这数量确实多的不正常。”娘娘淡淡地说道。

“你看前面,就来到对方的聚集区,我们的人手也只能抵达这边,再往前的话,一般的人都无法长时间战斗。”

不用后土说,前面就已经传来零星的战斗声,随着队伍的窜行,古争这一次看到不远处蓝灵兽的全部相貌,身材看起来像一只小羊,不过全身圆润许多并没有任何毛发,看起来还挺可爱,整个身体散发一种虚幻的蓝色,看起来随时都能消失一样。

这些蓝灵兽的实力并不高,最低的只有天仙初期,最高的只有巅峰而已,那些蓝灵兽眼神有些奇怪地盯着这边,看起来却是不寻常,仿佛陷入某种癫疯状态。

不过只有这种实力的话,也不应该用如此的队伍来这边,那么说来,里面应该发生了一些未知的变化。

“在三个月之前,原本冒出蓝灵兽的地方,突然出现一种残暴的豺狼,这种豺狼实力高强,而且非常凶悍,等到我察觉的时候,下面已经聚集了许多这种生物,之前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听你一说,我怀疑那边似乎察觉了这边,所以趁早封死再说,这种事情我从来没有遇见过。”娘娘轻皱眉头,心中也是忧愁那边。

古争却是奇怪瞄了她一眼,对方从未遇见,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些奇怪,不过也同样一闪就过,随即说道。

“我们如此庞大的势力,只要堵死了缺口,在仔细地观察着,哪怕那边实力强大,也不可能过来。”

“我知道,不过你不好奇那边的世界吗?或许是融合几个的大千世界,可是十分难得。”娘娘突然意有所指地说道。

“这个我实力还是太弱,连对方这个简单的结界我都打不破,现在我肯定没有任何想法,不过要是融入地府当中,那么我们会更加强大。”古争不知道她什么意思,中规中矩地说道。

“地府现在的实力吞不下,不过我觉得不用我们过去,既然已经有了接触,对方就会其他人给发现,那些事情自然有着上面去办,还是先关闭再说,等一会到了之后,你自己行动就好,如果需要我们这边帮助,直接开口说道,速度尽量快一点,别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后土娘娘说完之后,就把目光看往别处,看来不太想继续交谈下去。

就像莫名其妙地跟古争说话,然后又结束得非常突兀,给古争感觉似乎想要告诉什么,但是却有什么顾忌,不能说出来,让古争一头雾水,真不太明白娘娘到底想告诉他什么。

古争耸了耸肩,也没有多继续想下去,或许对方有着自己不知道的想法,反正后土娘娘对于他还是挺照顾,看样子不会对于自己不利,也不用防备那么多。

随着前面的开路,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他们就来到一处平坦的地方,在中间有一个堪比足球场那么大的黑洞,看起来倒挺震撼。

古争原本以为是一个小小的洞穴之类,没有想到规模那么大,周围还有厮杀的痕迹,看起来那些考验的人已经先他们一步进去了。

“乐雾,你带着一些人下去,查看附近有没有危险,随后再一一进去。”娘娘开始发话了。

乐雾当即领命,带着其他几个修罗一族的长老,直接从边缘跳了下去,一炷香的时间过后,乐雾这才重新出现在上面,报告下面没有任何异常,所有人这才依次跳了下去。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在冥城一处房间内,古争和幽珠相对而坐。

“时间差不多了,他也该回来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他吗?”在对面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幽珠,第一次张口了。

他看着古争没有任何担心的样子,似乎已经看到了结果。

“为什么要担心,对方都能把你给找到,难道这一次比这个还要难?顶多出现一点意外,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古争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条斯理地说道。

幽珠点了点头,想到自己听到叶天的经历,虽然是有一些帮助,但是他本身的能力也放在那里,这点事情对于他来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对方来了之后,我们也准备出发。”

在这里休息了两天,此时精神抖擞,恰好可以进去冥府办一些事情。

幽珠听到古争这样说,也是站起身来,眼睛朝着四周看去,果然在不远处,一丝涟漪已经出现,看样子对方要回来了。

随着空中一闪即逝的缺口出现,叶天的身子被吐了出来,看起来神色难受地在地上躺着,这是传送回来的后遗症。

稍微等了一会,感觉差不多的时候,叶天连忙从地上起来,对着古争恭敬地喊道。

“古争,我回来了!”

“看你的样子。事情似乎办得不太顺利。”古争看了他一眼,随口说道。

“很顺利,还要多亏大人的法宝,要不然真可能会功亏一篑,只是这个时候我才理解,古大人之前告诉的我话,我妹妹已经投胎了,因为我才让对方没有安宁。”叶天连忙说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具体遇到什么,我只是知道,生与死本身就是两个世界,你都已经死了,就是获得了新生,更多的人是没有这个机会,其实在多大仇恨,在亲的关系,来到这里也是一刀了断。”

“当然我说得不错,事实上谁能做到真正的绝情,斩七情六欲固然是快速修炼的办法,但谁又能真正地放下,那样的话,修仙也不修也罢。”

古争也没有过多的深入,这仅仅是自己的见解而已,并不适合任何人,但是对于叶天这种还是有点用,就看对方能否听进去没有,会让他鬼修的路上走得更加顺利。

“多谢古大人赐教!”叶天面色一正,严肃地说道。

“什么赐教不赐教,鬼修的修炼我还真不懂,我们走吧,顺便讲讲你碰到的事情。”古争呵呵一笑,直接打开了房门。

三个人一起离开这里,一边走着,叶天一边说着他的事情。

“你是说,因为一件奇异的珍宝,让你的妹妹保留着一丝魂魄,这才给他们带来那么大的灾祸?”古争听到对方讲完,这才明白事情的始末。

“是的,还是妹妹最后的眼泪我才明白一切,这个珍宝在身上的时候,如果一些邪魔歪道想要违背携带本人的意愿,一旦爆发出来,从连根到底把对方给杀死,修为不到大罗根本无法免疫,不过也只有一次机会。”叶天感叹地说道。

他在找他妹妹,他妹妹何尝不在等她,只是愿望一旦实现,加上珍宝的损坏,一缕残念根本无法存在多少时间,最后彻底融入了叶颖的体内,也补全了对方机缘。

上一世并不幸福的生活,从往后就不会再有什么灾难临时,至少很长一段时间,这个机缘都会伴随着她。

哪怕当时他有办法,他也没有去行动,如果做的话,要承受很大的痛苦,只能勉强掉着对方的残魂,让她更加痛苦,那个时候,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妹妹彻底轮回转世,才是真正的解脱。

“那么另外一滴眼泪就在你的项链里面,这是那个珍宝残余的力量吗?”古争把目光放在叶天的胸前,这才发现那个被他视若珍宝,从未拿下的项链已经消失不见。

“不太清楚,我只是知道,我在融入之后,感觉配合古大人给我的武器,我对于任何鬼怪有着额外的杀伤力,好像那股气息经过转化,再加上这颗神奇的树枝转换,让我本身对于鬼怪和鬼修有某种克制,就像凤凰等上古一族那种血脉带来的压力。”叶天仔细想了一下,这才磕磕碰碰的解释,因为他也不太明白。

“原来是这样。”古争倒是听明白了,通俗来讲,就像水天生克制火一样。

“对了,古大人,这个项链我就不需要了,我需要在这里继续打拼一下,如果你需要的话,就请拿走吧。”叶天把那个项链拿出来,对着古争说道。

“难道你是想?”古争转念一想,就明白对方为何有些拼劲,完全没有预料中的沮丧。

“是的,我教授对方我生前的法术,对方此时天资比我还要高,如果有一天,真的意外来到这里,这里我还能照顾一下。”说到最后,叶天不好意思笑了笑。

“不

人妻半推半就迎合裙子

错,有目标比没有目标强,既然如此,这个东西我就收下来,正巧有一个朋友在找这类东西,回头我问问他需要不需要。”古争接过来对方的项链。

“反正我也不需要了。”

“呦呦,我看是谁,原来又是你,你来这边干什么。”

此时一个非常不友好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来,古争扭头一看,原本妖族那边一行人,其中开口的就是那个天一,看到古争看过来,此时还得意扬了扬头。

不知不觉当中,他们已经来到了最后的入口处,不仅有着妖族,还有巫族冥府一行人,在不远处还有起另外修炼的鬼修,正在好奇地看着这边,私语当中。

“狗改不了吃屎,对于你我都不屑回答,因为你没有资格。”古争看了对方一眼之后,收回来目光冷冷地说道。

“你...”天一立刻怒了,可是涨红了脸色,也没有再说个所以然。

“我们来进行最后一项比赛,难道你终于要出来帮忙了,看到自己这边一个都没有到手,是不是很伤心。”土石在一旁阴阳怪气地说道。

他们已经知道古争并不是领队,但是不妨碍他们之间的矛盾。

“管你什么事情,有时间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应对上面的攻击,别回去之后连老家都没有。”古争头也不回的嘲讽道。

顿时巫族这边也纷纷怒瞪着古争,要不是地方不对,这边直接都想要个古争“理论理论”。

不过很快他们的注意力就转移过去。

“虽然我讨厌你,但是你这句话我很喜欢,他们回去与否,都不妨碍我们的胜利,只不过他们运气好,至少有一处藏身之地,真是可惜。”天狼在那边笑呵呵地说道,末了也故意一副惋惜的语气看向巫族。

“就凭你们,到时候一定能把你们给击溃,看看你们还有现在得意的样子。”土石立刻也是怒瞪天狼。

“大言不惭,到时候你就知道我们得厉害了。”

“是吗,那你们龟缩那里,还做出防御样子给谁看,还不是怕了。”

两边顿时吵了起来,最初的古争反而没有什么事情了,也乐得掺和,带着他们直接来到最前面,看到了有些尴尬的非我三人。

两拨人相互招呼一下,非我对着古争感谢,“多谢古前辈的帮助,要不然我们也不能有利的开局,只是有些可惜,并没有拿下一个殿主之位。”

前几轮表现虽然不错,但是没有拿下来一个,这一次在失败的吧,那么他们将会无功而返,而且这一次已经大概知道任务,显然是对巫族和妖族那边有利。

“情况看起来不妙,不过你也别灰心,说不定最后也会有机会,毕竟既然来了,怎么也要分出来一块。”对于现在的状态,古争没有太多的好说,只是安慰对方一声。

非我苦笑了一下,古争这么说,给他一种见者有份的廉价感,不过他也不能反对,只是点点头,“古前辈,那么长时间没有你的消息,我都以为你离了。”

“差不多,等这一次最后的事情办完,我也就真正离开了,不会再有意外。”古争点点头。

此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来到古争身后的时候,站立不动,古争转过身,看着对方扬起的手臂,看起来想要拍拍古争的肩膀。

“你有事情?”古争不自觉的皱眉,随后松开。

“当然。”天六嘿嘿一笑,“我们来这边是有事情要做,你来这边干什么,不知道这边不是什么都可以进。”

天狼看到这里,心里对着悄悄竖起大拇指,看到这边被古争引战和巫族,才刚刚结束嘴战的他,看到那边古争自然心里不舒服,立刻指示天六给对方来捣乱。

“这里又不是你家地盘,你说的又不算,少管闲事,别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古争冷冷地说道。

“那你可以帮我当做男的。”天六眼珠子一转,摇了摇头脑袋顿时变成天二的样子,但是身体没有变,看起来无比的别扭,用瓮声瓮气的语气。

“这样看起来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好多了,想打就打吧。”

尤其她用撒娇的语气和动作,看着让人身体起鸡皮疙瘩,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我到现在,还真是第一次有人眼巴巴地凑上来找打,你们妖族是不是都贱到骨子里去了,为了一点小计,这脸皮都不要了,要不是的气息没有变,我还以为是哪个弱智之人替换了。”古争笑了,毫不客气地说道。

“也只会用嘴上功夫,就是明说看不惯你,那又如何,要不是这里,你以为还能安稳站在这里。”变回原来样子的天六,丝毫不在意古争的讽刺,冲着古争冷嘲说道。

“说得好,不过我觉得你们并不能拿他怎么样,加上我们一起,弄死他。”不远处看人脑的土石,此时接口道。

古争懒得搭理对方,原本还想等着乐雾和对方说几句话,此时对方不在这里,直接转身准备离开这里。

“哎,胆小鬼,你别走!”看到古争朝着冥府那边的通道走去,天六在背后着急地喊道,刚想赶上去,直接被幽珠一伸手给挡住了去路,不让他靠近。

“嘿嘿,需要帮忙吗?”一个巫族来到天六面前,嬉皮笑脸,“我可以带你越过这个阻拦人。”

天六扭头看了一眼,发现天狼微微点头,这才点头。

“你为什么骂我,有没有天理。”

她没有想到这个巫族的办法,真是简单粗暴,原本以为用什么天赋或者法术绕开对方,没有想到竟然是抓住对方,诬陷对方骂自己,还真是粗糙有些辣眼睛,不过却成功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趁机她直接跑了过去。

叶天想要堵住他,可惜被对方轻易一晃,就闪了过去,直接来到古争身后,朝着对方肩膀抓去。

古争猛然转身一手握住对方的手腕,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瞪着她。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离开,懂不懂礼貌,亏你修为修炼那么高,还说我们妖族都贱,我看是修炼到狗身上了,看什么看,有本事打我啊。”天六自然不怕,张口就是难听的话,

“啪”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古争这边直接毫不客气一个大嘴巴子扇在对方的脸上,后者整个人在空中打着转飞向了后边,叶天看到这幕,嘴角抽了抽,面前这幕感觉无比的熟悉,依稀看到费天曾经的下场。

猝不及防的一巴掌,让周围所有人都愣住了,眼睁睁看着天七落在的地上,滚了几圈。

“你不是第一次让我主动打你的人,但是你是第一次主动邀请我打你的女子,你也算得上荣幸。”古争甩了甩手,淡淡地说道。

“我给你拼了。”

受到如此大辱的天六,顿时失去之前天狼的交代,一股强悍的气势从身上爆发出来,下一刻就要冲上去,和古争拼命的时候,一道黑色光芒从空中落下,直接把天六给笼罩里面,无法挣脱。

“这里不准动手,你是想要留在这里。”乐雾的身影出现在身旁,冰冷的目光看向四周一圈,最后目光停留在被自己束缚的天六身上,看到对方已经恢复了理智,这才解除了束缚。

“到底怎么回事?”乐雾沉声问道。

“是他们两个惹得事情。”土石立刻上前,稍微添油加醋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要不是对方开口骂他,她也不会那么激动,这才导致这样的结果。”

一开始还是公正一点,到了最后,简直把所有的罪过都按在古争地头上,旁边的天六也是跟着点头,一副委屈的神色,尤其那还没有消去的巴掌印,更是清晰地展现在众人面前,一副备受欺负的形象。

乐雾点点头,随后目光看望古争那边,平静的语气问道,“是这样的吗?”

“差不多,确实如此!”古争点点头,直接爽快的承认了。

在身后的叶天看到古争如此承认,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最起码要稍微辩解一下,这样一来好像对方说的都是真的,自己这边充当了恶人。

那边也没有想到古争竟然那么痛快,不过他们可不会好心提醒,反而纷纷落井下石,只有非我那边有着不同的辩解,可惜在众多人的话中,也没有那么明显。

天六偷偷朝着古争抛一个得意的目光,随后靠近乐雾一点距离,这才带着委屈说道。

“乐大人,你要为我做主。”

“都停下,乱糟糟地一片。”乐雾猛然一声大喝,瞬间就压下去周围的声音,看着四周人眼巴巴地看过来,想要知道他怎么处理。

“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天六,还有你。”乐雾指着这个巫族。

“我?我什么都没有做啊。”那个巫族也是惊讶地指着自己。

“做没做不用你说,现在你们两个人,失去了竞争的资格,哪怕在队伍当中,也不会计算你们的功绩。”乐雾不客气地说道。

“我们是受害者啊,怎么可能这样,那他呢,他才是动手打人,我可以没有动手,还是对方先骂的我。”天六有些不满,更是委屈地说道。

实际上对于这个结果,他们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是他们在看到古争过来的时候,心中危机感暴增,之前就默契地联手,就不让人族得到任何机会。

现在古争虽然不是对方的领队,可是对方这个关键点出现在这里,让他们瞬间达成共识,说什么都不能让对方掺和进去,哪怕是牺牲两个人也绝对值得,才有了现在的情况。

“他能有什么事情,就是打了你们也是你们活该。”乐雾狠狠瞪他们一眼,然后快步走到古争面前,低头恭敬地说道。

“古大人,你受惊了。”

这一幕,让周围人惊得下巴都快掉了,都惊嚇地看着古争,一副不敢相信的神色,尤其是天六更是因为过于震惊而后退几步。

非我那边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古争,怎么也想不到古争的身份地位那么高。

谁不知道乐雾的地位,可以说是冥府对外的最高人,任何事情他都有权利过问,连殿主之争都要他来负责。

天狼那边下意识朝着土石那边看一眼,恰好对面也同样看过来,两者对望一眼,眼中的震惊一眼就看出来,随后都露出一丝苦涩的神色,这一次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对方真是地位那么高,想做点什么岂不是很容易。

这一点非我那边也想起来这点,脸色有些欣喜,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们还是有机会,只有最后别掉链子。

古争看着四周一片安静,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哪怕自己作为长老的身份,对方就是在给自己面子,也不用这样,简直把自己抬到很高的地位,真是让他一头雾水。

喜欢餮仙传人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