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人妻被大汗淋漓社长中出(翘臀美女XX00后进式在线观看)

创投

“你杀了……画侯?”

紫环呆呆地看着真小小,嘴里的字是一个又一个地吐出来的。

“对不起。”

真小小小声道歉。

“算了……死,都死了。”紫环脸上的笑容牵强,面色又白了三分,看来如今只有硬扛佛子分身这一条路走,或者……将祸水引至胧境的那两个家伙之一?紫环又想起了大梦与圣人无疆。

还有两个胧境!还有两个胧……说不定自己还有希望!

她抓回真小小的手。

真小小可以感觉到紫环的手指冰冷得可怕,这份寒意,令她更加愧疚,换了旁人,谁都不会为自己将死而开心!就算自己是无心的,但的确害紫环陷入了绝境之中。。

我会陪着你的!

这句话真小小没有说出口,因为说出来就是矫情。

佛子若想杀了你,必须踏过我的尸体!

“先逃了再说,胖头的时空隧道很有效,我们这是去哪里?”小粥粥打破空气中的沮丧。

“是去……”

真小小还没回答上来,一旁的紫环便用力地捏紧她的手,急急低喝一声:“又……又来了!”

紫环的声线里带着颤抖。

真小小与梦雪舟匆匆回头。

不!

原来三人并未完全脱离佛子的视线盯稍!

在甬道的尽头,一道赤红的风影裹挟恶风而来,佛子双手合十,低头默念着什么特殊的寻踪咒法,他的遁飞速度,比胖头开辟空间甬道更快,比三人马不停蹄奔驰更快!

“他是什么妖孽?”

梦雪舟表情开裂,前一秒只是看见,这一刻,三人所在的空间甬道已经开始剧烈地颠簸!

一枚枚赤色咒符从佛子的袈裟上飞起,它们遇风便化栩栩如生的蜥蜴,赤色蜥蜴弹出舌尖,将自己牢牢地粘附在胖头所化的虫洞上。

不过一两个呼吸,无数赤色蜥蜴攀附于空间甬道的各个角落,从它们的利齿对通道进行啃噬。

“甩不掉了!”真小小忧心小胖头的生命安全:“我们必须出去!”

虽然对胖头下达了放弃传送的指令,但这指令并没有被胖头立即执行,甬道内的三人只觉得通道狠狠地拐了一个弯,紫环重重地撞在管道壁上,而后通道又向前疾驰三秒,才在剧震中将三人吐出!

胖头有它自己的想法!

它把我们送到了一个它觉得有利的战斗场前!

梦雪舟知道,小小与胖头的契约特殊,不是战兽完全听令于兽主的那种无脑契约。但胖头,将他们送到了哪里来呢?

小粥粥与真小小定睛一看,顿时石化风中。

此间灵气并不十分浓郁,一看就是某个大星域的二级甚至三级星区的边陲小地,距离他们不远处,静静漂浮一枚蓝绿参半的修真星。

那星上白云流动,古拙静美,赫然是真小小与紫环长大的……招摇星!

胖头这是好心干了坏事吧?还是传送半途中断,意外停在了这里?招摇星上只有一步二步三步修士,级别极低,若是与佛子在此开战,不出一柱香的功夫,整个招摇星都会被撕成粉末!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所以当年,才会有坛道佛子阻止碧垓转入痴境,以各种理由,再把她打入空境,正是因为一个狗血的理由……空境无圣人!

当初真小小与圣人无疆就觉得所谓“天道矫正者”的理由牵强,现在想想,只怕当时碧垓也是不信,不过是迫于佛子淫威,不得不假意屈从,但暗中,还是悄悄布置了些什么东西,导致现在空境依旧空缺。

梦雪舟耐心地听着小小与紫环的对话,消化和琢磨那些他进行裂魂道修炼后未能参与的事情。

“紫环你现在已经是圣人了?净境?听上去好厉害的样子。”

真小小虽然目光湛湛地看着紫环,但另一只手,牢牢地抱着小粥粥的胳膊,若不是现在紫环的情况最紧急,她心中还有好多话要跟小粥粥说。

“不是多出两个净境?那一个,也被佛子盯上了吗?”

“要是真的厉害,就不会被那该死的假和尚打得这么惨了!”

不断吞服伤药,紫环换了一口气:“还有一个净境是画侯,他修为比我低,本来是假和尚的第一目标,但是佛子只灭了他一尊分身,他的本尊,不知道藏去了哪里,所以佛子才一直盯着我。要是能找到画侯的本尊就好了!”紫环咬着指甲:“只要找到画侯的本尊,我……我们就有救!”

“画侯

秘书人妻被大汗淋漓社长中出

??”

吼出这个名字,真小小瞬间浑身鲜血结冰!

居然是画侯!!!!!

表情难看得可怕,真小小的识海内电闪雷鸣!嗡嗡直响!

她极有可能……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真小小想起了冲出画中画界后,看到的赤烟中的手!那是画侯本尊的气息再暴露,佛子前来拿人!

可惜那个时刻,画侯已经彻底死亡,是以佛子丢下画侯的尸体,继续追击紫环!

因果!因果!因果!因果!

双眼发黑的真小小,此刻似乎看见一只无形的造化之手,在恣意搅动着天地之力,将众生生命拿捏,把修士尊严践踏。

当年若不是画侯在寰光仙府设计紫环,自己便不会与画侯交手并与之结仇!

若没想着为紫环讨要公道,自己便不会特别在意画侯,并挖掘他的秘密,发现灯界并对画侯生出彻底的杀心。

本想着是为紫环出气,为樗里一族讨要公平才铆足了力气与画侯进行生死搏击,这还没用拼死换来的战绩向环环邀功,便听说因画侯之死,紫环才落到现在地步!

“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画侯怎么了画侯?”紫环被真小小的尖叫震得耳膜生疼,一面捂耳一面像小时候那样嫌弃她。

真小小的眸子瞬间黯淡下来,她知道说出噩耗一定会影响紫环的心情,但她不能骗她,更不能让她对接下来的战斗抱以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只犹豫了片刻,真小小便坦坦荡荡地回答:“我刚杀了画侯。”

什么?

紫环握着真小小的手,瞬间松开。

气氛有那么一刻,尴尬异常。

小粥粥紧紧握着真小小的手,在听闻这个噩耗的刹那,也瞬间想起了寰光仙府的那一战,他知道小小,为什么要誓斩画侯。。

虽然对现在的情况很不利,但前一刻不知情的她,对紫环抱的是一腔赤诚。

喜欢万兽朝凰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